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你的咨询师想要改变你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这是七喜以来访者的身份投入到心理咨询的第三周。

作为朋友,我很想听听他对于心理咨询的感受。


某天和他聊天,他主动说起,

我有个想法。我想在我的咨询师改变我之前,先改变她。你说可能吗?」

他的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



我听着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不是他所说的邪恶与否、黑暗与否,

而是,

和心理咨询的设置有关,和咨询师的角色有关。

一,咨询师是无法让来访者改变的,只有来访者自己能改变自己。

二,咨询的目的不是让来访者和咨询师的价值观相靠近,而是解决来访者的冲突,活出自己。


另外,为了更好的说明咨询关系里的「改变」这件事,我们头脑风暴了一二三四五,来阐述咨询师其实是最不想改变也不能够改变来访者的那个人。




1

野路子答案:各种来访者的内心戏

#1

作为挑剔完美主义的来访者:

「我不听,要把我变成你想要的模样,你是上帝吗?上帝都没把我造完美,还让我痛苦,你把我改造后,就能不痛苦了?就能完美了?我不信,放弃吧!


#2

作为易内疚自责的来访者:

我是错的,我之前的一切都被否定了,所以我才需要改变。越是想让我正向发展,越是能让我意识到我有多么的负面。


#3

作为拖延症晚期的来访者: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你要我变成你脑海中幻想的样子,哈!走出这个房门,还是老样子,我连呼吸都觉得消耗体能。


#4

内心戏极多的精分来访者:

虽然我想要改变,但我不希望是因为你想让我改变,我才改变,我需要我自己认识到我需要改变的地方,以及我可以自由选择改变或者不改变。我的改变,决定权在我,不在你。你可以引导我“勾引我”改变,但是,在我不想,不需要,做不到的时候,我要有自由说不的权力。


#5

陷入竞争主义无法自拔的来访者:

我凭什么听你的,在这场权利斗争中,我不能输,即使你说的都对,但我不能输给你,我变了就代表我输了。




2

正经答案:各个心理流派的视角

#1

分析心理学视角:

改变来访者,满足的是咨询师的自恋情结和救世主情结的需要


#2

存在主义视角:

咨询师和来访者是彼此独立的个体,一方没有资格去改变另一方


#3

罗杰斯的来访者中心学派:

来访者自己想改是咨询的中心,是大前提


#4

行为主义认知:

在来访者承受巨大痛苦自己想要改变后,咨询师和来访者共同制定改变成怎样(目标)、怎么变(方式),花多久(时间)的计划


#5

精神分析视角:

来访者把早年”严厉或完美父亲“能给出指引的形象移情到咨询师身上,而咨询师真的完全凭个人喜好去改变来访者,只可能产生一定期限的移情性好转


#7

家庭治疗视角:

我只是一条鲇鱼,扰动你内心原有的互动模式


#8

普通心理学教科书:

心理咨询的目的中有一条是:提高问题处理能力,包括处理当前问题的能力以及处理日常生活的能力。每一种人格类型都有它各自的功能,咨询师要做的是辅助来访者去最大化个人特质下的自身能力




3

来自一位咨询师的独白信

坦率的说,如果说对于一个深陷痛苦矛盾泥潭中的来访者,咨询师没有想拉他出来的心,那么首先是违背咨询师的工作伦理助人自助助人这一条的。


咨询师跟医生、社工一样,有最高尚的职业道德要求。

考证的第一部分职业道德题,曾经一度拥有一票否决权这样的最高权限——就是说操守不好,技术理论再好,你也不能拿证。有爱人助人之心是核心要义。


但是,来访者要不要改变,除了他自己,谁都帮不了。哪怕我们被称为咨询师、治疗师或者说疗愈师。但不要对这个称呼有什么误会,我们其实只是陪你一起探探路,寻找你内心的真正想法。


最终做出要不要改变的决定权,在来访者自己手里。


也许我这么一说,特别找抽。来访者会直接吼:你们都特么唱的好听,其实啥都不干,我花这么多钱就是来听你说:都是我自找的,我特么活该么?

呃,所以这又是一个误会。


但是我们的来访者能找到我们,说明有一个原始向上的驱动力,就是说他是不安现状,抱着改变之心前来的。所以,既来之则安之,不用担心太多,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从这个角度来说,咨询师要做的是润物无声的工作,颇有一点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名的侠客胸怀。




说完了。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