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深商独家百战归来仍少年,王石:翻越人生的第三座山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17年8月19日晚8时银川国际交流中心黄河厅,李彦宏讲完《中国商业心灵(上)》,主持人承转铺垫的话尚未结束,掌声已经响起,王石一袭轻衫,矍铄而闲逸,登台了。


这是夏季论坛开幕以来最为人潮涌动却鸦雀无声的一次。显然,他游刃于聚光灯下挥洒的讲演,一贯的从容清高和诙谐洒脱,不以凝重、不施巧舌;举重若轻,率性真诚。


听得断续,记得潦草,唯图能快——急回房间整理,唯恐稍怠而错漏。即便如此,也只能聊且算是大致,希望没有谬了王石先生的本意。以下是先生原话大致:


这个题目《百战归来仍少年》,大有标题党之嫌,没事,我也标题党就是,我讲《三座大山》。(笑)


和王薇一番话以后,我有些感慨:像你这样一个能写能说且熟知多年的人都不了解我,确实有些(遗憾)。有些人一说我就提红烧肉,拿我开涮,涮就涮吧,也不在意,你涮得开心,我也开心就是了。(笑声、掌声)


还有,前段秦朔说也写了篇文章,大家都知道,其实我跟他说:你真的懂我吗?现在这媒体都是怎么了?(笑声)


其实我这人简单、而且透明。好在东升和田源还是理解我的。


关于两次登山的不同


我登顶过两次珠峰,8848米。三座大山,我就从这儿说起。


第一次登顶,在顶峰停留了10分钟,这十分钟里面,挂了国旗、公司旗还有搜狐旗,然后撤到8800米。就在这时我出现了幻觉:感觉温暖而美妙,隐隐中觉得有问题,这种状态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突然感觉到刺骨的冷,我知道我摆脱出来了。后来才知道:这是濒临死亡的一种幻觉。这也解释了很多在珠峰死难者表情都不难看。显然,与美妙作斗争的难度要高于和艰险作斗争。(有掌声)


第一次攀登珠峰给了我一个不爽的感觉——有报道我是当时攀登珠峰年龄最大的中国人。我倒不在意别人说我老,那年我52岁,我在意的是你为什么给我一个限定是中国人的范围之内呢?这不早都阔步于世界之林了吗?成功登顶的有个日本人比我年龄大,于是那年我对自己说:待我64岁我会再爬一次。


第二次就和第一次有很多不同了。


第二次爬上珠峰,在顶上呆了一个多小时!这是一个国际队,国外人那次的成功率是50%,而中国人,全上去了!大家不鼓掌么?(掌声雷动)


这个中间还有小插曲,汪建也在队伍里面。他临行跟我商量:能不能等我先上,登顶20分钟以后你再上来?我转念一想:我那年59,他比我小三岁,他这是想做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笑)还有一点关键的问题是:我怎么等啊?那个海拔上干等二十分钟是一件有可能丧命的事情。


结果我登顶的时候,上面突然传来一阵儿笑声:哈哈哈哈,你看,我比你先到了二十分钟吧。抬头一看——汪建。后来才知道,这老哥们儿比我早出发1个半小时!(大笑)


我知道这老哥们儿就是较劲儿,要个破纪录的年龄,典型的英雄主义情结嘛!(笑)


这是插曲,再说第二次登山,和第一次就有了很大的不同。第一次我们将氧气瓶、绳索、废物什么的都留在了山上;而第二次,我们全部带下来了——除了小便,没办法。大便都是装袋带下山的,还特地为此训练过。


第一次和第二次登的是同一座山峰,虽然是从南面和北面分别上的,但高度一样;不一样的,是我们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和反思。我们对于自己、对于企业、对于国家的思考和认识都有了不同,这是最大的不同!


这一次又出现了意外,还记得第一次下山,一只脚踩进了天堂;而这一次我发现眼睛失明了,这是照相的时候发现的,这并没有影响我登顶时的快乐。在那个海拔唯一的办法就是蒙住眼睛,大口吸氧。当时有一个摄影师,鸿海的,很了不起,他一直在录,录整个团队,这时他说不录了。我一想这不行,就摸索着摸到他的帐篷里面,对他说:你要继续,否则你有一天会为此而后悔的!


在自己的安危都有问题的情况下,我想着的是大家。我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上甘岭电影里面的指导员的形象,眼睛受伤以后还摸索着……(大笑、掌声)


所以,两次登顶,截然不同。说说现在,登顶最高纪录都已经刷新到80多岁了,我才66。高度没变,年龄成了挑战。


关于爷们儿之间的情义

再说汪建。那次登山时间是2010年。


汪老师登顶成功以后回国自然有记者采访,问题不外乎三个:你什么感觉啊?你这样的就不怕公司受影响么?你为什么佩服王石啊?结果汪老师回答:我为什么佩服他?!(笑)


其实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话他过去应该是说过的。可这山爬完了想法就变了:你看你是企业家我也是、你登顶我也是;可我还是科学家呢?你不是哦。(笑)好吧——你是科学家。


于是,2015年剑桥授予我院士,我就把老汪也给请去了!(大笑)


汪建博士后来是在华盛顿大学完成的,我和他一起去,而且一起演讲,演讲的题目就是《兄弟情》(掌声)。


在这儿,我说说什么是情义——爷们儿的情义是什么,那就是:互相敬重、互相信任、互相不服气还互相较着劲儿!(掌声雷动)在这儿,亚布力也是这样的!


关于年龄,新的17年

我在万科34年,当了17年的甩手掌柜,现在我将开始自己新的17年。(掌声)再过17年,我也才83啊!


83是什么概念?两个半月前,我去美国参加巴菲特和查理荣格的股东大会。那可是四万多人啊!巴菲特今年87了,查理93了!大会从早九点开到下午四点半,除了四万人,还有很多分析员等等专业人员,所有问题就是这两个老人回答。结果这老哥俩和说相声似的,喝着可乐,而且这个中间都没去洗手间!


后来查理说了:“我本来不想来,可你们有些人老是担心说巴菲特会不会退休这样的问题,我还是来吧,你看我都93了,他才87……”(大笑 掌声)


我问过政府的官员,除了还会进入一定级别的之外:你们65岁之后还准备干什么么?结果都没有。我想问大家:你们做好准备干到80岁甚至90岁了么?(掌声)


这次去德国F20,关于环保的。中国代表团相关的三个基金会主席都是我!还有一个——阿拉善。


我离开万科,其实早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只是在什么样的时间做出这个决定。实际上是在我做出离开决定之后的1个半月的时候有了后来的结果。我和谁都没有商量,包括郁亮。


我干嘛要说出来?不给人制造新闻的机会,这多好!


但是有一件事:对于人生,我们要不断拓展。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第三座高峰就在心里,并没有特定的高度。你定高了,未必能达到;可如果你定低了,就一定达不到!第三座峰就在我的心里!(掌声雷动)


关于学习

我再来说说我读书的一些事儿。在哈佛的最后时间里那是硬呆着的。为什么?不硬熬着,以后怕是没机会了,我毕竟不是三四十岁。不要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去后悔自己放弃。按照原计划我去年九月还要去希伯来大学,但因为公司的事情,耽搁了。


我其实并不聪明,反应也不快。但我有两个特点:一是好学习;二是喜欢较劲儿!登山我还看经济学家韦伯的书,效果自然不好,但我较劲儿!而且我现在还保持着每天写一篇日记的习惯,为什么?跟自己较劲儿!(掌声)


我们往往高估自己,我并非学霸,语文会拉低分数。有两件事:


比如哈佛有翻译的《道德经》,又找了诗人来做英语的润色。我发现我读英文版的比读中国原版的畅顺,因为我文言文不好。我口语不行,但是英语的阅读理解有很大进步。


对方的办公室主任是学日语的,曾教我一些方法,他当年学日语的办法应该也可以借鉴:比如自言自语、再比如做梦说英语。于是我临睡前听英语广播,我喜欢BBC。后来也有问题:闭眼睛似乎听得更好,但容易睡着,这不是个好办法。(笑)


好了,这就是我今天讲的《三座大山》。两座爬完了,还有一座,在心里。时间快到了,留给问题吧。(掌声雷动)


能懂王石情怀的,又有几个?其实没什么,毕竟高处不胜寒,寥寥知己,方显弥足。还好,还有亚布力。


王者,也希望有人能懂。但一定不会为了让别人懂而停下自己的脚步,既然选择远方,留给世界的就只能是背影,回首几语之后,继续前行。莫问何处去,英雄自有心归处……(作者:深商总会秘书长 宋军胜)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