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这辈子不会再当伴娘!”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文/衷曲无闻


01


这个国庆长假,我没有外出游玩,而是回了一趟老家。每天睡觉、追剧、刷微博,对两件事印象深刻。


朋友雷斯林带87岁的爷爷去西塘游玩,下起了大雨,基本是人挤人。那个参加过很多战争的老兵爷爷,在挤了两小时后发出感慨:“我在解放战争的时候,也没受过这样的罪。”


国庆扎堆旅游,不是堵塞在高速,就是拥挤在景点,排队两小时,参观五分钟。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恐怕只有扎堆结婚了。


一个刚参加完闺蜜婚礼的女子发朋友圈称:“这辈子不会再当伴娘。”因为她被伴郎团扔臭鸡蛋。


当初包贝尔婚礼,柳岩被伴郎团扔下水,曾在网络上引起发热议,然而low爆了的婚闹习俗,却也没有消停,依然有很人受到伤害。


今年年初,西安一名伴娘,被两名男子控制在车内强行摸胸猥亵。他们将伴娘的手反抓在头顶,一男子跨坐在她身上,将手粗鲁地伸进胸口,不断乱摸猥亵。伴娘不断哭嚎尖叫,两名男子却发出阵阵笑声。


今年六月,广东一对年轻人结婚,接亲过程中,可能场面混乱,多人推搡,伴娘从四楼坠下抢救无效死亡。还有很多伴娘被人强行从车里拉下来,不但头发上沾满残羹,衣服还被扯掉了。


对很多人来说,尤其是男性,在婚闹这件事上基本不会站在受害者的位置上。他们想的是,既然给了红包,去吃个饭,再把伴娘搞一通,不亏。


02


前段时间参加一个同事的婚礼,与我同桌的有四个人都是新郎的铁哥们儿。他们和新郎一路走来,从初中泡网吧、打街机时代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有个戴眼镜的胖子,衬衫看起来很脏,肚皮上的肥肉撑出了两颗扣子的空隙,厚厚的嘴唇上粘着刚咽下肚的食物碎屑,从婚宴一开始就进入了某种癫狂的状态。


他声称与新郎的关系最铁,大声戏谑着新郎以往的“风流韵事”,各种黄段子、生殖器满嘴乱飞。他在座位上不停地大呼小叫,对菜品的口味和女服务员的着装发表个人评论,完全不顾及旁人的感受。


直到新郎、新娘敬酒的环节,他彻底爆发了,摁着新郎不让走,大杯大杯灌新郎,还提议把酱油、可乐和辣椒汤混在酒里逼新郎喝,因为那是婚后的味道。


新郎被逼无奈,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将那杯“五味杂陈”喝掉,当场干呕,好一阵才缓过来。胖哥仍然不罢休,建议再开一瓶,五个哥们儿推杯换盏,最后纷纷跑进卫生间狂吐。


几乎每一场婚宴上,都有像胖哥这样的人物。他们尽情发挥表演型人格,以喝倒他人和喝倒自己为最终目的,并在这个过程中享受某种极其畅快的放纵感。


  • 茫茫人海之中,两人相遇并决定厮守终身,本是一件奇妙的事。但为了见证这种奇妙而举行的婚礼,因为别人的闹,便失去了那份神圣感。


03


有人说,婚闹是糟粕的封建思想,然而封建社会并不背这口锅。因为那时结婚礼仪是庄严隆重的,是要告知祖先,礼拜天地的人生大事。


婚前礼有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正婚礼有亲迎、妇至成礼、合卺、餕余设袵,婚后礼有妇见舅姑、舅姑醴妇、妇馈舅姑。


有人说,伴郎、伴娘是西方引起的,要怪就怪外来文化的入侵。可是欧洲人的婚礼,是需要在教堂里交换戒指,向耶稣作出承诺;日本人结婚时,双方的父母亲朋都得穿上正统服装,在神社中举行婚礼,男女双方向天皇跪拜。


即便是被嘲讽没文化传统的美国人,《老友记》中Phoebe的户外小型婚礼,也一定要让拿过资格证的Joey客串一下牧师,否则婚礼就缺少了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