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一位民企老板的生死感悟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一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始创于2000年,破产时间为2015年11月。鼎盛时期,一丁集团先后被评为“全国青年文明号”、“中国连锁百强企业”、“中国软件百强企业”和“2013年中国最具价值成长企业50强”等荣誉称号。


从辉煌到破产

最早,创始人吴建荣在大利嘉一层租了店面,当时叫一丁公司,后来改名为福州一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七喜电脑在福州的代理商。说到七喜电脑,很多人可能没听说,但在2000年,七喜电脑还是很牛的。



接着,一丁逐渐扩大业务,陆续与英特尔、联想、索尼、苹果、惠普等等展开合作,并成为苹果的授权经销商,一丁陆续在全国开设数百家分店。


一丁集团还打造创意时尚品牌easmart、一丁到家上门维修服务,并且创立“一丁创客咖啡馆”。


今年11月12日,一丁芯刚刚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履历辉煌的企业,11月30日一天时间,全国所有门店都关闭了。

没有任何预兆,一夜之间便宣布了破产。


破产消息宣布后,一丁福州连锁店的大门上张贴着恒生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发出的索偿函。


有消息称,一丁除了欠恒生银行1.1亿之外,还“欠联想3.5亿元”。


一封反思信:请记住这三点!

12月1日,一丁副总裁林德志撰写的一篇文章出现在网上,看了以后让人心生感伤……

(以下为信件节选)


我们愿意付出代价为错误埋单!


当我敲下这个键盘的时候,时间是23:56分,还是2015年的11月30日。尽管这个冬天不太冷,一丁还是没能熬过去。


就在今天,一丁宣布破产。在这之前,一丁已经走过了15年。


其实这几天作为我们高管是很痛苦的,我已经连续几天没睡好了。已经知道公司不得不宣布破产,一切努力可能都无济于事。你的员工每天兢兢业业地上班向你汇报今天要做的事,而你还要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去鼓励或者指导他们。此外,还要面对最近几天在公司转悠的有黑道背景的债权人。我觉得,没有北影表演系的功底,是很难处理好这种情绪的。当然,大部分一丁的员工,真的非常可敬可爱,尽管有些部门已经收到通知,这两天公司闲杂人多不安全,但他们还是坚持到了最后。


今天的局面有些失控。民间债权人都收到风声,数十名社会上的小混混强行进入公司,把所有能搬走的东西都搬空了,大到复印机、电视机、电脑,小到椅子、排插,洗劫一空。这也就是为什么不提前跟员工知会一声,就是怕出现债权人无序冲击导致员工出现意外伤害。而下午宣布之前,已经跟员工打好了招呼,让大家有所准备。


关于老板跑路这事,或许真有其事。我们目前确实联系不上。但我觉得老板暂时消失是明智的选择。因为那些民间债权人,一旦知道钱拿不回来的时候,谁能保证他们不做出危害人身安全的举动?老板之前说过他绝不跑路,他说他犯下的错他自己来承担。按我的理解,等债权人情绪稳定下来,政府和司法机关正式介入之后,老板应该就会出现。




顺便说说老板这个人。出身于草根,几乎是白手起家,从一家20平米的小店,发展为资产十亿,年销售额56亿,最高峰时员工逾2000人的集团公司,靠的是什么?除了他个人的聪明才智和全体员工的努力外,还有就是今天让他深陷漩涡的银行和厂商。


银行说,你生意做那么好,我给你贷款吧,没事,多贷点;厂商说,你生意做那么好,我给你授信吧,一个亿够不够,给你三个亿吧。就这样,一个靠借贷维持运转的资金链条形成了。野心越来越大,流水越做越多,业务越铺越广,然并卵,传统的电脑手机业务并不赚钱。


靠借贷维持的不赚钱的业务越做越大,离死期也就越来越近了。当有一天,哪个环节的货款收不回来,资金链条出现裂痕的时候,你就死定了。这年头,经济大环境不好,都是三角债,无论多小的一家企业倒闭,都会引起多米诺骨牌的崩塌。


当然,我并不是说,一丁的破产,全是银行和厂商的错。老板个人的盲目扩张,对一些新业态的超前布局或许是更重要的原因。有时候,领先一步半步成为先驱,领先两步三步就成为先烈。


老板个人是很有格局很有追求的企业家,他不抽不喝不嫖不养小三,也不怎么陪老婆孩子,平均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周末的时候想到什么问题也随时把所有高管喊过来开会的变态工作狂人。我经常感叹的一点是,光他这精力,就非常人所能及,所以他不成功真是没有天理。但是他的心太大了,他要改变零售的业态,一口气在全国开十几家智能生活体验馆,每家投入及亏损额度惊人。


在做一丁网的时候,意图打造一个包罗未来物联网社会所有方面的网站,要做中国最大最专业的IT技术上门O2O,提前三年布局,为传说中2018年会全面到来的物联网社会做准备。可是一丁网的业务也是烧钱的,一丁网是为了2018而布局,然而他没有钱坚持到那一天,银行和厂商也不会等到那一天。


所以,靠借贷维持运转的一丁,其破产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其实我刚到集团工作时曾和老板聊到这个话题,我说大哥,咱们能不能不要布这么庞大的局,只专心做其中的一块业务好不好?那是BAT要干的活。后来我知道他也有苦衷:他根本停不下来,只有大的布局,才能讲出大的故事,才会有银行和厂商继续支持他这个不赚钱、靠借贷维持的体系。


最近这几天,他形容憔悴,而又感觉如释重负。他说,破产也好,“进去”也好,终于可以解脱了。每年一个多亿的利息,一个不赢利的企业,几百上千号的员工。每天他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考虑今天银行的利息在哪里?明天员工的工资怎么办?后天给厂商的货款能否及时到位?他活得很累,又要强行给自己打鸡血;他知道公司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又要考虑给新的项目找钱;他放弃了与家人欢聚的时光,只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相信他说解脱了是真心话,表面光鲜的全国“双百强”企业的掌门人,其实是一个随时可能进监狱的“负翁”,这是他的不幸,也是所有靠烧钱维持运转的O2O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究竟是先把规模做大,还是先把赢利问题解决好?潮水退去,终会知道谁在裸泳。


跑路之前,他反思了三点:第一,永远不要跟银行借钱;第二,永远不要向民间借贷;第三,量力而行。他说,以后牢记这三点,我们一定还会东山再起。





一丁集团的成败,与这个时代风起云涌、潮起潮落,确实脱离不开关系。在曾经2008年四万亿的投资需求刺激下,众多民营企业在各种融资渠道的推波助澜中,逐渐偏离了航线。一步步沦陷在“借贷-投资-扩张-资金链中断-跑路”的闭环里,也沉溺在脑海构建的蓝图版块中。这是过去七年中国民营企业之痛,也是中国银企生态之痛。


延伸阅读(点击标题可阅读):

幸福晚年?落魄背债?也许只是,一步之遥

从豪门太太到落魄背债,你必须知道的高净值家庭财富自我保护




品牌合作,投稿请联系xiaohengcaifu@yeah.net


报道资料来源:福州NEWS;21财闻汇等



宋晓恒博士

财富管理专家

恒泰家族办公室创始合伙人

前中信银行总行投资顾问

——与你同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