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小荷诞生记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18.01.05 星期五 37W+6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一天。

上午是每逢周五都要进行的常规产检。第一次挂了VIP,感觉180块钱挂号费的医生说的话就是比22块钱的多。胎儿估重2800克,我爸看了以后说这个体重估计是女孩。

下午睡觉,傍晚5点出门去看bnb的房子,当夜公婆要飞来上海。租的bnb离家大概2公里,心想正好当散步了就没有开车。看完了bnb又走到吃饭的地方,开心地吃火锅喝雪碧,然后走回家,一天下来大概走了一万多步,当时也并没觉得怎么累。现在想来,要是早知道后半夜就发动,当晚说什么也要喝可乐啊,喝什么雪碧!


2018.01.06 星期六 38W


(一)


凌晨一点半,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下面有流水,内裤湿了一大块,以为和以前一样是分泌物,爬起来上厕所,然后回来继续睡。

凌晨二点,感觉又流了一大股,床单湿了巴掌大。去机场接公婆的老公刚回来还没有10分钟,他看着我焦虑地坐起来,斗争了十分钟后决定去医院。坐电梯下楼的时候我紧张得脸都白了。

凌晨二点半,我仍然抱着自己肯定是小题大做的心情,什么都没有带,来到医院挂了急诊。麻利的急诊医生内检了一秒钟,就直接告诉我破水了。她的手一抽出来,我感觉到哗啦啦一大股热流。

我在急诊的走廊里被勒令躺平,脱光了换病服。老公一脸蒙圈地被叫进来拿走了我换下来的衣服和就诊卡,回家取待产包叫家长。我则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建设,躺在病床上等待时,心里一直懊恼自己还没有洗澡剪头喝蜂蜜水,手机里没下好电影和肖邦,连助产士门诊都没去看……因为先破水,之前准备的晚入院自由体位啥的也没法实现了。

总之,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先破水的我,听到破水这两个字时,眼泪简直要飚出来。


护士匆匆地跑出来,我被推车推着开始往产房里面走。推车轮子刷刷地响,我只能看到正上方的门头不断掠过,之后一个拐弯接一个拐弯,一个门接一个门。我还根本没看清待产室的全貌,就变成了产房10床。

向产房阿姨借了一张产褥垫,自己从推车爬到病床上。当时应该是凌晨三点多吧,只感觉待产室里很安静,而我一团混乱。抽血,打抗生素,绑胎监,被告知很多风险,签好多文件……只记得有一个小护士过来问我是怎么来医院的,我说自己来的,她惊讶的说你竟然自己来的。

我被告知一直要平躺,包括吃饭喝水大小便……还说周末没有特殊情况一般不给剖腹产。我问医生破水之后一般多久会生,医生说要看宫缩的情况,如果一直没有反应就要上催产素,破水以后2-3天生都是有可能的。一想到要在床上躺2-3天,突然感觉遥遥无期,于是把半夜赶来的爹妈撵回家去,只折磨老公一个人。

忙完以后安静下来才开始注意周围的情况,渐渐地发现周围病床好像都复苏了。事实上,周围病床的姑娘们一直在不断地哭泣、呻吟、喊医生内检。那几个没声音的后来知道都是打了无痛的。


此时我的宫缩也开始了,或者说,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宫缩。之前的假性宫缩最多是轻微的姨妈感,有点酸胀。而现在,子宫的存在感突然变得十分强烈起来,平躺的时候有一种腰和肚子往一起凑的感觉,宫缩的同时大小便都要失禁,下面还一直在流羊水,简直混沌到爆炸。

凌晨四点,老公回家拿来了只收拾到一半的待产包。奶粉、红牛和巧克力只能白天再去买了。

早上五点十五分,旁边床打了无痛的人在打呼噜,而其他人在哭。我的肚子摸上去小了很多,而每次宫缩持续的时间则明显变长了。

没想到我一个完美主义的天秤座,生孩子的旅程竟然就这样乱七八糟毫无尊严感地开始了。


(二)


五点四十分,第一次内检,没开。宫缩平均5-6分钟一次,出汗,但还可以忍受。我打开备忘录,开始记录宫缩频率。

医生要给七床的产妇挂硫酸镁,那姑娘大哭起来,说自己之前在病房已经挂了两次硫酸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疼了,现在坚决不要再挂,拼命求医生剖腹产。

七点半,周围变得很吵,好像是医生和小护士们准备换班。三床突然喊叫起来,然后就吐了一地,医生说开指开得快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我吓死了,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肚子,不知道是不是羊水快流完了,肚子好小。有医生过来让产妇们尽可能去小便,尿不出来就要考虑插尿管。周围的人纷纷喊阿姨,我也忙不迭的叫阿姨拿来了便盆。虽然经过一夜的折腾,我的尿意真的很浓,但是这样子尿尿真的……很羞耻。我跟自己的尊严斗争了很久,终于成功了,然而随后就发现,本来以为要流光的羊水其实还源源不断,混合着尿液汩汩而下。很快我的担心就从尿不出来变成了会不会尿得太多,我开始回想那个便盆的深度,担心会溢出来……就在这样激烈的内心戏中,我完成了排尿。

八点,医生带着一队人开始查房。再次内检,我疼得抓住了床头的栏杆,医生说这么怕疼怎么生小孩?然后告诉我说小孩不大,宫颈很软,但是仍然没开指。医生表示要给我上催产素,在我们的孕妇瑜伽班,上催产素、打无痛、侧切这样的人工干预手段都是鄙视链的底端,但我现在顾不上了,只担心羊水破的时间太长会增加小孩感染的风险,连忙点头同意了。

等待的时间,阿姨也换班了,从夜里那个一脸冷漠的变成了一个稍微和善一些的。阿姨帮我取来了老公买的早饭,小桃园的饭团、可乐和红牛。不知道是不是饿急了,第一次感觉肉松饭团可真好吃。


八点四十分,我被挂上了催产素。

九点,催产素逐渐起了作用,宫缩变成了3-4分钟一次。胎监开始不稳定,胎监仪不断地唱歌(胎心超过每分钟160次就唱歌),先后有两个医生过来,都默默地看了很久胎监仪,一个医生说没事,另一个医生说胎心有点偏快,最后决定给我吸氧。

十点,有医生过来在挂催产素的机器上按了几下,很快宫缩变成了2分钟一次,也开始疼了起来,感觉有人用大手攥住了我的肠子,像拧毛巾一样用力拧。每次疼痛来袭的时候,我只能用手抓住床头的栏杆,大口吸气呼气,宫缩过去就拼命喘息。我心里还在默默想,一定不要哭喊,我要优雅地生孩子。

十点半,再次内检,开两指。这时候我几乎已经无暇记宫缩了,因为像有人每两分钟就折一次我的腰椎。我呼喊医生帮我申请上无痛,小护士过来说麻醉师正在剖宫产手术上,还要半小时才能过来。我想起之前在小红书上看别人写的产经,说宫缩到后面就会有轧路机在肚子上碾压的感觉,有点绝望,感觉按这种疼法估计很快就受不了了。

十一点,麻醉师来了,这是我今天见到的第一个男医生。我和对面床的姑娘连忙喊医生我开两指了。结果麻醉师一脸冷漠地告诉我们,剖宫产手术还没结束,让我们再等。

十一点半,麻醉师终于走到我的面前。一个宫缩过后,我迅速翻到侧面,麻醉师把针头扎进我的腰椎。如果没有宫缩做对比,那么我会说打硬膜外麻醉真的很疼,像是一个很粗的针头在脊椎里搅动,又酥又麻又疼。但是这种疼法怎么能跟轧路机相比呢?!当时我只希望在下一次宫缩到来前,麻药能赶紧推进去。很快,麻醉师结束了注射,在我后背上贴胶布固定线管。然后把我翻到正面,问我大腿有没有很热的感觉,告诉我如果后面麻药失效,就按旁边的泵。又两次宫缩后,我终于体会到了他说的那种大腿热乎乎的感觉,随后,从肚脐往下都失去了知觉。从地狱到天堂,原来真的只是一瞬间啊,感谢现代医学。

打上无痛后,宫缩的痛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子宫收缩压迫直肠带来的便意。我通过这个来判断自己确实还在宫缩。医院的午饭是面条,被切得很碎,用豆浆杯装着,插着很粗的吸管。

可能是因为不疼了,我很快就吸完了一整杯,也开始有闲心去留意旁边的人。

七床一直在哭,说无痛没有用。

六床是个22周出血、先兆流产的双胎孕妇,没有家属,各种文件上的委托人签的都是自己。医生来了好几拨,都说情况很危险,小孩不一定能保住,让她赶紧找家属来,小姑娘都不听,简直是记录片《生门》中的场景。中午,小姑娘请阿姨帮她买饭和卫生巾,阿姨说自己出不去,于是小姑娘叫了外卖,还自己挪到产房门口,向外面的人要了一包卫生巾。

对面的三床突然大喊起来,说自己要拉出来了,医生一看说十指全开,胎头已经很低了,于是忙三火四的给推进产房去了……

在这样的吵闹中,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期间胎监仪一直在唱歌,似乎医生来了好几次。我不停地翻身,想让小孩舒服一点,在心中默念让小孩别害怕。醒来后,10人位的待产室似乎已经空了一半。医生又给我上了一瓶催产素,我的无痛逐渐开始失效,腿又有了感觉,痛感也随之回来了一些。

下午二点,再次内检,开五指,医生停掉了催产素,让我靠自己发动。自己的力量明显不如药物,宫缩的频率和强度都降低了。

二点半,医生匆匆跑过来,跟我说我发烧了,37.8度,告诉我产前发热有很多危险,我现在可以选择剖宫产。如果烧到38度以上,那么不管是顺产还是剖宫产,小孩生下来都要进新生儿科住院。我吓死了,心想身体完全没感觉啊怎么会发烧。跟医生商量后,决定还是试试顺产,如果烧得太厉害再说。医生给我挂了青霉素,于是我鼻子上插着吸氧器,左手扎着催产素,右手打着青霉素,后背推着麻醉。别说翻身了,连动几下玩手机都做不到了。我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三点半,体温还是降不下去,医生说重新给你上催产素吧好快点生,我听后默默按了一下无痛泵。

四点十分,我提前被推进了产房,见到了穿着消毒服等着陪产的老公。虽然体温还是有37.9度,但可能因为终于快生了,我的心情好了起来,竟然还劈着腿和助产士聊了30分钟。

五点,十指全开,开始第二产程,生!


(三)


不出所料,之前在瑜伽班学的利用吐气的力量向外push的方法很快就被助产士叫停。助产士让我跟着宫缩,用拉粑粑的力量,屏住一口气用力。我的脸完全涨红了,助产士说你要下面用力,不要脸用力,我……用了十几次力以后,胎头还是很高,看我完全没有进展,一个助产士表示自己先去吃饭了,剩下另一个助产士跟我较劲。要优雅生孩子的念头让我不想在产床上真的拉出屎来,所以我始终找不到用力的感觉。每次发力感觉脸上的毛细血管都爆了,小孩却纹丝不动。后来,助产士用手按我让我跟她对抗,我似乎才找到了一点感觉,不知道又用了多少次力,助产士说似乎能看见一点小孩的头发了。

旁边一个产房的产妇喊得快把天花板顶破了,护士说那姑娘开始不打无痛,现在快生了实在忍不了,拼命要上无痛。我虽然还在想着不要哭喊,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无助和绝望。这时宫缩已经非常频繁,便意越来越浓,每两次宫缩之间几乎没有间歇,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我的力气用光了,屏气的时间越来越短,医生不断地说你用力啊,多屏一会啊,然而我真的没劲了,却完全感觉不到小孩在下降。我望向老公,但谁也帮不了我。

后来老公说,他那时看到助产士把催产素从300,一点点升到了2000,点滴几乎是连成一条线快速流进了我的静脉。

也不知道到了几点,进来一个人,直接简单粗暴的扒住了我。我觉得那时候无痛一定完全失效了,因为一瞬间我疼得几乎要跳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是接生的医生。医生用手按摩阴道口,每一下我都觉得像杀猪,我本能地拼命收缩自己以反抗外来的按压,然而就是这样,医生却夸我用对了力。出去吃饭的助产士回来,说自己才走了这么一会儿竟然进展这么快。之后,我就体会到了传说中千年大便到来的感觉,像是一个非常粗的东西抵住了阴道口,极其胀痛,必须要马上用力把它推出去才行。这时老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抓住我的手,说看见头了加油加油。然而这时医生却突然叫停,她用手按住了阴道口,让我不要再用力,否则会严重撕裂。但这时的我已经完全崩不住了,我哭了起来,大声喊着不行不行不行,忍不住了,必须要用力。模糊中只听见有人吼产妇你要配合。之后医生说现在用一点点力,可是这怎么控制得了呢?我感觉下面要胀爆了。突然医生好像用力一拉,我的千年大便瞬间倾泻而出,我的嗓子不受控制地发出了嚎哭声,成年以后我就无法想象自己还能发出那样的声音,老公似乎也嚎哭了一下,我知道小孩生出来了。医生说,18点09分。

然后医生和助产士都忙碌了起来,小孩被拎起来提到我面前,确认是女生,然后又被拎走可能是擦洗去了。因为我要晚断脐和乳爬,所以不一会儿之后,小孩又被抱回来,放在我的胸前。那是肉乎乎、沉甸甸的一小团,我老公在旁边兴奋的一直说,她在睁眼!她好像要抬头!!她想要看你!!!但是从我的角度其实根本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到她乱糟糟的头发和后背上的胎毛……真的是毛茸茸的一只小动物,太小了,以至于我连碰都不敢碰一下。

后来的部分我的记忆好像丧失了,就记得医生说现在要把胎盘生出来啊,然后伴随着一阵宫缩,胎盘就出去了。由于有轻微撕裂,所以医生打了麻药缝了针。之后我在产房睡了2小时,期间还经历了没有无痛被内检、嚎叫着被压肚子、羞耻地被插尿管,以及再次担心尿盆不够深。

晚上八点半,我回到病房。肚子没了,我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妈妈。


这就是小荷出生的流水账。从破水到娩出共计15小时,第一产程8小时,第二产程1小时10分钟,第三产程15分钟。打了催产素、上了无痛、有轻微撕裂缝了针。


小荷,摩羯女,身长50cm,体重2830克,嗓门贼大,脾气不好,长得像她爸。

是为记。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