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集结号丨雷爱红小说:一杯芬达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上方“醉春风” 可以订阅哦!

一杯芬达

雷爱红


今天这个日子,平实无奇。

当然,这仅仅是对我而言。我身边有很多人,会在今天,很在意一朵玫瑰或一盒巧克力的意义,甚至会将生活的幸福感与战利品等比例衡量。要说,八年前,或许我也迷恋过他们所追捧的形式,但今天,我早已觉得它实在毫无特别之处。

八年来,我每日如一站在这个台柜之后,面带微笑,说话声音温和爽快,干活动作干净利落,每一次迎接递送都像机器一样程序化。这是我的岗位职责,当然也形成了我固有的习惯,无论是家人、同学、朋友,或是熟人,他们都会不约而同用四个字来形容我:相当职业。

八年来,在众多和我一样勤奋敬业,甚至比我灵活比我拼命的店员中间,我受到老板的赏识,从一个小小的职员晋升为主管,虽然待遇有所改变,但在这里度过的每一个日子,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时间越长,差异越小。

每天,店里除了会林林总总上演一些亦真亦幻的情景剧,再没有更多有趣的事情。也或许,只是有些有趣的事情,或者有意义的事,总是我看不见的。

 

一年一度的今天,正好是我的休假日。

宝贝闹着要吃快餐。我也觉得一家三口该有一次集体活动了,于是在我熟练地引导下,我们进了快餐店,选择了角落里三角地带落地窗前的一个桌位。这个餐位由于地形不规则,我特意吩咐店员将楼梯口的一株墨兰搬到桌侧,在烘托气氛的同时,营造一方特别的洞天,这样,与大厅的纷扰稍微隔离开来。平时,在班上时间,我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多次移向这个位置,看看这一桌的情景,估摸一下他们的行为、表情的意义,想象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猜测他们的生活状态,推断他们的矛盾纠纷、情感纠葛等等。这种行为似乎是为了打发程序化的时间,但也难说它成了我的一种潜意识。

“妈妈,我要带玩具的套餐!”儿子嚷嚷着。

“知道了,小捣蛋和爸爸一起乖乖坐着,妈妈去给你点。”说着我用右手食指点了一下他光洁的额头,突然想起,儿子的爸爸曾经对我也常常用这个动作,不知不觉间,我的嘴角扬起来。抬起头,他的目光正对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我提起来弯曲向上的嘴角突然有点儿力不从心。

转身去点餐,听见儿子在身后喊:“妈妈,我要一杯芬达!”

我没有回头,伸开右手举过头顶,拇指和食指握成圆圈,做了一个OK的动作。

宝贝在我身后咯咯咯地笑了,突然他又大声问了一句:“妈妈,芬达是什么呀?”

“芬达是什么?”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简单,也太熟悉了。我随口就能背出它的化学成份,儿子当然已经听到过明确的答案:芬达是一种软性碳酸饮料,它有橘子、草莓、葡萄、青苹果、水蜜桃、青柠等众多口味,但他最初却只取了一个意义上的名字Fanta,主要来自 “Fantasy”一字,取其开怀、有趣的含义。但是他总是还会问这个问题,而且,自从他明白了我背给他的准确的解释,他再也不听答案了,问题却依然在问。起初,我真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总是纠缠在这个问题上,而且并不是为了一再找这个问题的答案。后来,有一次,儿子在问句后面,又补充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芬达不和苹果汁、芒果C一样啊,它有那么多东西在里面,却没有一样是自己的名字?”突然之间,我才明白,儿子是不能理解“化合物”这个概念。为了帮助儿子理解,我又举了一个例子,我给儿子说,你知道生活吗,它包含着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它也没有取其中任何一个成份作为名字,而是取了一个复合的名称:生活。这样一来,儿子更加似懂非懂了,他皱着眉头,又挠了一下大耳朵,那“芬达”是有趣的意思,“生活”是什么意思呢?

是啊,生活是什么意思呢?自从儿子问过之后,我还一直陷在这个问题里,就像八年来,我生活的时空一直缓慢运行在这个枯燥而单调的店里。

回过头,我看到问完问题的儿子,溜下坐椅,跑向角落去玩儿了。我脑海中闪现出一幅幅不同的画面,带着同一个问题,有些是和宝贝一样出声发问的,有些则是客人内心的波动,被我捕捉到的。

八年前,刚刚有幸成为店员的我,在班上的热情或多或少弥补了业务的不熟练。整整一个上午,我手忙脚乱地为客人打好了八份外带包。之后,有一小阵空闲,这时,店内的客人也不多,他们在悠闲地就餐,享受着难得的清静。

正好是早春,雨后初睛的天气。一抹耀眼的阳光刺透云层,打在店门迎街外墙的落地玻璃上。喧哗了一个早晨的雨声,悄然远去,世界仿佛进入午后宁静的光影中。

一对形似恋人的身影推门而入。在店门的一开一合之间,一股芬芳扑面而来,好像阳光散发的醇香,又像泥土释放的清香,还有一股春草的腥香,突然之间,我像是嗅到了家乡田间的空气,沉沉紧闭着的心情,连同口腔,似乎都要张开了,要深深呼吸这久违的气息。

男人约摸三十出头,平头,戴黑边墨镜,西装革履,迈步动作看起来干净利落。因为个头中等,身边的女孩子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显得更挺拔些,蓬松的头发,在我逆光的视线里,晕出一圈好看的色泽,高度超过了男人的头顶。

就在推门的瞬间,我看到,那一张粉面含春的少女的脸庞,显出一丝怯生生的表情,浓密修长的睫毛轻轻地垂着。女孩子的胳膊从男人的臂弯掏出来,垂下去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似乎有点儿胆怯,女孩脚步慢下去一拍,跟在了男人右后方。目测他们的年龄差距,大概在十岁以上。他们径直走到了热情又笨拙地招呼他们的新店员这边。这时,我才发现,他们俩最明显的差距,在她大而无知的眼神里。

有点被成功男士震慑的作用,我思想高度集中于餐单,神情高度紧张地应付男人点餐。当我报完餐名后,才发现女孩子其实一直没有说话,并且,男人没有点饮料。餐单还拿在她手上,我强压住慌张,镇定下来很热情地问女孩子:“要不,来一杯饮料?”

“哦?!”女孩子犹豫着,眼睛盯着餐单的一角,最后在男人目光的询问下,她吐出了几个字:“一杯芬达。”

我立即张口向配餐台报出名称。

就在我话音未落时,女孩子追问了一句:“芬达是什么?”

我抬头准备回答的瞬间,突然想起,除了告诉她,芬达是一种碳酸饮料,通俗地说就是汽水之外,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具体解释芬达。

我感到一丝懊丧,为什么不能记住芬达的成份呢,不是每天都要无数次地看到饮料杯上芬达的配方吗?为什么不能对自己要求更高些呢,连“芬达是什么”这样简单的问题都不能完美地回答,还配做一名优秀的快餐店的店员吗?我顿时由懊丧转成了自责,并且下定决心立马去弄清楚问题的真正答案,而且要找到最完美的表述逻辑。

可是,我也发现,显然,女孩子问话的指向不一定是我,她还期待另一种关注,比如她事实上并不想以女人的名义撒娇,而男人却愿意纵容她这样做一样。无庸置疑,我断定她定然是鼓起了相当的勇气。

从她刚刚进门的瞬间,我就闻到了她身上散发的田野的香气,她是一株开在三月田埂的水桃花,从一粒种子的萌动开始,她就在阳光雨露的呵护下,风霜雨雪的磨砺中成长,她并没有温室宝贝的娇柔,一股体会得到的矜骄反而让她有了无形的轮廓。阳光从她的背面明亮地打过来,对我而言,女孩就是一部剪影,背景是早春阔大的田野,所有萌动的生命都是用嫩绿做为象征符号的,都是呼吸着的、有思想的。

男人掩饰住一丝尴尬,一把抓住女孩的手向座位走去。我已经张开准备回答的嘴型,又慢慢复原,想说的话咽进肚子里去。

在我忙碌地间隙,通过几次张望,目光终于有所收获,他们就坐在那里,角落,没什么特别,只是背对着我,我无法捕捉他们的谈话动作、表情或者什么能够让我发挥想象去猜测的蛛丝马迹。

最后一眼看见他们坐在那里的样子,是女孩子的头明显地垂下去,至于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好像,应该是那个女孩子先走了吧,关于这一点事实,我真的已经淡忘了,或许这一切根本就是我当时的猜测而已,时间长了,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当我端着餐盘回到座位,老公正像寻常一样玩弄着手机,一般情况下是在打游戏,我从不追究。记不清有多久了,我抱这种不去追究的态度,对待人和事。其实,他有时候很希望我去追究什么,可是我做不到了,无力也无心,寻根究底,这八年不温不火的日子,让我变成了煮熟的青蛙。无论内心如何,每天不得不面带笑容,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对待每一位客人,这程式,消磨了我最初的心性,让我表达自己的欲望一再退化。我不断直面自己,甚至对这份职业由爱变成了恨,但那也无济于事。我哀莫地走在一条不可逆反的路上,并不像大多数人活在变换多姿的生活中。

老公虽然没抬头,但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睛稍微移动了几度,向我的方向。

儿子已经和一堆小朋友在后墙角的娱乐器材上玩儿开了,全然忘记刚才他还迫不及待地想要芬达。直到我喊他的小名儿,他才飞奔过来扑进我的怀里。平时,我上班时间卡得紧,忙碌多,孩子总是很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间。

显然,今天店里比平时的客流量大,但有一点儿反常,人多倒不见得有多么吵闹,大家都温情脉脉的,似乎只用思想传情达意。对我来说,只要客人们往店里一坐,他们深深浅浅的内心,我总能摸着几分。

最远处靠窗的一对小情侣正值青春年少,爱情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华美的饰品,虽然雍容华贵,但他们有的是资本。

斜对面一家三口,正分成两派,儿子和妈妈组合,加强力量,和爸爸在辩论什么,估计爸爸要舍得给母子俩送礼物,才能摆平。

前方一对儿沉默不语,男人并不体面,女人一直留在过去的时光里。两人反差太大,让人怀疑时光确实是一位重色轻友的神,一手举着杀猪刀,一手拿着整形手术刀。

回头瞥见一位貌似浓情蜜意的王老五,不过,对手看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似乎还有比我们一家更黏滞的,三口人,两个人在玩手机,剩下孩子一个东张西望,掰一下左边,噌一下右边,好像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孩子来吃个午餐……

扫一圈店内的情形,并不要花很长时间,只要用非常职业的动作环顾四周而已。老公有时拿起手机又放下,动作有一点点掩饰的感觉。这些年来已经太习惯不动声色地通过观察人的言行来揣摩心理,我想他肯定为了什么事情在着急。

儿子早忘记了刚才问我的问题,饮料酸酸甜甜很合口味,他尽情享受着美餐和团聚。看着儿子吃东西,我感到无比放松。我的目光抚摸着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和小手,那种完完全全叫做爱的感情,就溢满了心。谁说的,儿子是妈妈前世的情人。呵,前世,前世我们是不是白发苍苍了,还在相爱?想到这里,我不知不觉地笑了。

老公的反应有点紧张,他带着疑惑神情,盯了我几秒钟。突然,我很想讲述一个故事,不经他们同意,便开始了。

记得有一次,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相互搀扶着来到店里。他们到来的时间是在上班族的早餐高峰过后,店里安静而空闲。只要是晴天,我都会守在柜台前向门外望去,等待阳光明媚地透过澄净的玻璃,洒落在典雅简洁的餐桌上。这样的时候,大理石地板也熠熠生辉,让人心情很舒畅。

在逆光中,他们稀疏的白发仿佛泛出一层光芒,佝偻着的身体成为光与影的组合,仿佛一面是生命的灵光,一面是死亡的沉寂。在朝阳中,这一幅画面静美沧桑,我竟看得呆了。

我想我只是以正常的一贯的服务态度接待了他们的到来,而他们却给予我很好的评价。在他们看来一个年轻人能做到如此亦非常不错了,但那确实是他们不驾于别人太高的要求才会有的看法。

点餐的时候,固然有点罗嗦,但完全可以判断他们富于经验。配好餐点,我双手交给老头儿。他乐呵呵起来,绕有趣味地看一眼饮料,突然问老太太一句:“芬达是什么?”。

我差一点儿就习惯性地将通俗答案脱口而出,我这时也早已背熟了芬达的配方成份。但,却发现老头并不期待答案,而是狡黠地一笑。旁边温顺的老太太现出了害羞的神情,一张松弛的皮肉皱成一团的脸上,咧开了一口洁白整齐漂亮的假牙。突然两句诗词从我思维中冒出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后两句应该是改成这样子吧:“人面重逢共今昔,痴情依旧夕阳红。”

他们再没有说话,只是搀扶着端好餐盘去了座位。

两人相向而座,一边轻言细语,一边在回味往事似的,细嚼慢咽。偶尔端起饮料干杯。

整整多半天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在这一天里迎来送往了许多人,都散场了。就好像青春不得不在他们的过往中打上许多结似的,他们的语言开始不太连贯,继而转为沉默,他们的神情回复安祥。

冬日的白昼仿佛赶忙回家的新嫁娘,温馨羞涩不肯多停留。当夕阳无力地透过窗子洒在桌面上,他们面对面坐着的身影,如同摄影师镜头下大自然形成的冰雕,展现出一种结构的美。

走出门外的两张蹒跚的身影,做了最后一次别离的握手、拥抱,转身相背,一步步,走向各自的时空——生命中的沉寂——天晓得这是不是他们有生之年的最后一次相遇。

我目送这一切,感到一丝无法言喻的哀愁向天边金黄的余辉里散去。

电话铃声响起,老公忽然一惊,细长的手指按在了某个键上,发现是我的手机在响,便又默不作声了。我用了两个月的手机,是店里配发的,也是作为奖励,对我的犒劳。是儿子的外婆打来电话,要接外孙回家去。母亲已经孀居多年,一直帮我带孩子。她知道我的星期天时间很珍贵,今天又是个特别的日子,所以,要赶紧带走孙子,给我们年轻人创造亲密浪漫的机会。

窗外,突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落地窗上洒落密集的小水珠,又划成一条条细线流下去。儿子和外婆经过窗外时,给我们挥了挥手,玻璃上的水幕,改变并模糊了祖孙二人的身影。我目送他们离去的背影,穿过路口,汇入地下通道的人流,很快就看不见了。我依然执着地盯了一会儿,才想起差点儿忘记一件事情。

昨天去电子城,为老公精选了一部智能手机,作为今天的一个惊喜送给他。他正拿在手里玩游戏的机子磨损严重,按键不灵,电池老化,是该淘汰的时候了。

礼物拿到手里,他面部表情细微,我不能读懂他对这个礼物的想法。只是假如在以前,我们正还房贷那时,日子过得紧巴巴舍不得多花钱,他一定会责怪我的。

不知是不是在犹豫,我催促他打开看看,他却没动。

我们两人都望着玻璃上的雨帘,仿佛进入了不同的时空。

许久,我的电话铃声响起,他的手指伸去,像掐灭烟头一样,揌断了信号。

看起来很随意的样子,他拆开我的手机,抽出卡装进新手机,递过来:“新机子你用吧!”说完,将自己的手机滑进了那只我昨天放到墨兰旁边的小水桶里。

“电话号码还没导出来!”我这句话显然说得太迟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店里的人也越来越安静。不知何时,那首我们俩熟悉的《一杯芬达》音乐声渐起,好像专程为了今天这个日子赶来了。

(2013年10月初稿,2015年2月定稿)

 

发表于2016年第2期《开拓文学》


图片素材

雷爱红

长按关注

读者专栏

刊发读者来稿

温暖  冷峻  

有态度

坚持原创


醉春风


投稿邮箱:zui201604@163.com

随文附作者生活照

并附200字以内简介

投稿须知:

1.请按照上图中要求投稿。暂无稿费。

2.拒绝没有文学性的短文。

3.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同意醉春风公众平台和“春风微读”小程序同时发出。

4.投稿未尽事宜请加小编微信:z6616629

5.也可在在公众号右下角点击联系我们,扫二维码添加沟通,添加时备注真实姓名。


集结号征稿

为集中展示不同作者的风格水平,尤其是一些有个性的、写作趋于相对成熟的作者作品,让一些初学者学习、借鉴,引起争鸣,营造良好创作氛围。醉春风即日起推出“集结号”,现面向全体文学创作者征稿。

要求:

1、诗歌15—30首(不超过300行)精选代表作;散文5—10篇以内;小说5篇,分多图文发出。

2、附作者简介、近照若干、创作谈一篇。

3、专用邮箱:295162902@qq.conm,邮件注明“集结号”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