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与可乐味青年心存侥幸的故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又是一个睡不着的晚上。”

蔚蓝如原来无数个晚上一样,盯着手机屏幕想。

可哪有什么睡不着,只要肯摘下耳机,关掉手机,闭上眼睛。睡不着只是为想熬夜找的借口,只是想偷偷的在安静和黑暗里,清醒地多待一会。

蔚蓝总觉得,这时整个世界就像只有自己一样。

她打开微信,最近联系人里边只有一个好友。就这样静静地看了这个头像许久,然后,点开,一下一下,最后按下了鲜红的删除。

攒了很久的眼泪,在这个时候终于止不住了。啪嗒啪嗒,模糊了手机屏幕上的字。

“总是心存侥幸的故事,终是要付出代价,跟你没关系,可是我要走了。”


初遇程一,是在合唱团的见面会。

所有人的自我介绍都快做完,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男生匆匆跑到合唱团的男生之中,气喘吁吁的说自己来晚了。大家推搡着,要他唱歌。

他走到中间,是宋冬野的《斑马斑马》。

因为熬了夜还迷迷糊糊的蔚蓝没戴眼镜,看不清也记不住他的样子,却记住了有个迟到的男生,唱了《斑马斑马》。


下午是校园歌手的复赛。蔚蓝知道自己的唱功并不算很优秀,进入复赛对她来说已经是个惊喜。没有认识的人陪着,自己坐在座位上,蔚蓝不禁有些紧张和慌乱,尴尬地玩着手机。可复赛地点的信号差到一格信号都没有,蔚蓝多次刷新微博失败后,只得呆呆地坐在位置上。

“应该是按上场顺序安排的座位吧。”蔚蓝心想,便前后张望,恰好对上了后座程一的目光,不禁一愣。

“我们......是不是见过?”

“师妹是合唱团的吧。”程一笑了笑。

他笑起来有好看的酒窝,让人想戳一戳。那句话怎么说,“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程一并没有那种让人一眼就心动不已的帅气,可他带酒窝的笑,却像杯酒。

“师哥是......”

“上午迟到的那个啊。”

蔚蓝想起了那首《斑马斑马》。他的声音是蔚蓝喜欢的那一款,有些哑哑的,总想让人猜猜,声音里边到底有什么故事。

顺序比较靠前,蔚蓝唱完还有事情便不打算继续观看比赛。收拾东西,回头想和程一告别然后离开。可还没等蔚蓝开口,程一就摘下了耳机。

“师妹啊,你的伴奏真的是吵到我了。”

还是那样的笑,只有一个左边的酒窝。

蔚蓝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匆匆跟程一说了再见便离开了,可是心里却开始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子还在落的时候是秋天,落光了就到了冬天。蔚蓝记得上次对着银杏树举起相机的时候,还是天空的蓝色与银杏叶的金黄对比着的秋日,现在已经只剩着天的蓝色自己干净地孤独着了。

乘上回家的火车,一个人的路途,蔚蓝就当是自己送给自己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车上人很少,只有远处的一家三口。大概是没有人在这种既非周末又非节假日的时候出行吧。

窗外的景色是灰蒙蒙的,压抑、不安的颜色,就像蔚蓝不知道怎么对待她的十八岁。

有些事情,纵然回想也找不到理由。就像蔚蓝在这时突然想起了那个唱《斑马斑马》的少年,突然想起了那句“你的伴奏吵到我了”,想起了他左边的那一个酒窝。

于是蔚蓝打开了合唱团的群聊,想找到他,可突然想起自己竟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还是去问唱了《斑马斑马》的师哥是谁。很快有人回复,便加了好友,他灰色的头像与窗外一样,灰蒙蒙的。

于是蔚蓝知道了,他叫程一。

可蔚蓝没想到,是程一先发来的消息。

一个人的路途丝毫没有想象中那样有趣。没有半路遇见聊的火热的旅人,没有窗边灿烂的风景,有的只是一个人的乏味,和不断袭来却又不得不强忍的困意。

程一的消息,让蔚蓝突然提起了精神。

也许很多故事,都是从一声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招呼开始的。

那时的蔚蓝刚和许之分手不久。她与许之,从琴行认识,因异地分开。也许自己舍不得的,是许之好看的脸,诱人的画,还有他弹的一手好琴。当时想念对方到泪流满面,而现在却可以冷静的面对分手的事实,连鼻子也没有酸一酸。

在蔚蓝的心里,所谓的异地恋,只不过是一份无能为力的爱情,并不是一场真正合格的恋爱。

所以她选择与许之告别。


得知当天是蔚蓝的生日后,程一发了语音,给蔚蓝唱了生日快乐歌。一句一句,两人本来就都是比较外向的性格,很快就聊了起来。

蔚蓝给程一讲了他和许之的故事,程一说:“没有什么是见一面解决不了的啊。”

见一面啊,蔚蓝笑笑。直到最后,蔚蓝也没有相信程一这句话。不过是两人在一块的时候,会忘记分离时候的难受。分开以后,还是一切如常。

蔚蓝看向窗外。

“我只相信长痛不如短痛。”

只在家待了两天,便又匆匆回到学校。蔚蓝拖着行李箱穿过整个校园,天气很好,难得有天晴的这么透彻。与程一的聊天总是轻松愉快的,他总能恰到好处地安慰不开心时候的蔚蓝。

“师妹回来了,要不要带你出去逛逛。”

收到程一的消息,蔚蓝惊喜,兴奋地回复了“好啊。”

直到现在,想到那天,蔚蓝也想不出自己对程一信任的来由。

那是个晴朗的夜晚,不多见的,天空中有星星在闪。程一骑车载着蔚蓝,穿过初冬夜中的寒冷,带她去看这个小城河边的灯。

也许是这个年纪太好,本来平庸的夜景不知怎么多了份温柔。拱桥上有人在摆蜡烛,应该是在准备表白。

多好的夜晚。

不多会便有烟花放起,天空中盛开一朵朵灿烂的花,蔚蓝突然觉得有些幸福,可是却抵不过早在心中定格的孤寂。

“我希望我身边的人都幸福。”蔚蓝说。

“嗯?那你自己呢?”程一对她眨巴着眼睛。

“我......”蔚蓝还是把那句“我无所畏啊”给咽了下去,说出来,不用细想就知道是在撒谎吧。总是在安慰自己,一个人很好,身边的人幸福就好,可事实上,自己多想能有人陪着。

说白了,蔚蓝想要的不是爱情,是陪伴。

“我跟她啊,异地四年。”程一看向河面,灯光倒映在河里,随着水波荡漾着,“也吵过架闹过分手,我什么也没说,买了车票就去了她的城市,见到她的时候,之前发生的什么都不重要了,还是想要在一起。”

“所以,没有什么是见一面解决不了的啊。”

程一摸了摸蔚蓝的头,蔚蓝一抬头,就看见了他的那个酒窝。

程一,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有点醉了。


两个人越来越熟悉,蔚蓝似乎找到了她想要的所谓陪伴。

她喜欢与程一坐在操场上,听程一唱《南山南》,也喜欢坐在篮球场边,看程一打球,她喜欢向程一分享她的生活,而程一,也像照顾妹妹一样照顾她。

蔚蓝明白,纵然心里对程一有再多喜欢,自己都不可能和程一在一起,因为他的感情已经有了容身之处。他对于自己,不过只是照顾,甚至还有一丝可怜。

如果一切都能跟想象的一样,该多好。

你就这样简单的陪着我,我就这样孤单的喜欢你。直到最后就算什么都没有,也还有一场盛大的怀念。

反正,我们总是用好多时间去怀念。

可是那天晚上的夜色很好,路灯很暗,风很凉,程一看着蔚蓝,没说话,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她。

“我有一个如亲人般的爱人,是她,有一个让我心动不已的姑娘,是你。”

将耳机摘下,擦干眼泪,蔚蓝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里只有一片干净纯粹的黑色。蔚蓝闭上眼睛,又睁开,原来真的可以难过到彻夜难眠。

程一曾告诉蔚蓝,感情无非有两种,一种是相濡以沫厌倦到老,一种是相忘于江湖,怀念到哭。

蔚蓝知道,程一想告诉他,他们两个,终究不会是相濡以沫怀念到老的那一种,所以不如早点结束,就这样相忘于江湖。

可忘记一件事容易,忘记一份感情太难。

好像终于到了最冷的时候,天阴了许多天,空气中总是潮乎乎的,这个小城雾霾不多,却

偏偏在这么冷的时候出现了,多了一份难以名状的压抑。

而这个时候,程一也攒够了空闲时间,买好了车票,去奔赴他爱情那端的城市。

走前,程一问蔚蓝,可不可以给他写一封长长的信。蔚蓝撅了噘嘴,问为什么。

“还没有人给我写过信呢。”程一说。

“真的呀。”蔚蓝有点不相信,“我会把我所有的想念,都写给你。”

程一看着蔚蓝,又露出了那个左边的酒窝。

那封信,蔚蓝终究没有交给程一。

“也许想念就是,我希望你可以陪着我,可是我清醒的认识到,无论我怎样希望,你都不会来到我身边。”


当蔚蓝再次见到程一,他们的故事已经写到了结尾。

那是大雾弥漫的黄昏。站在操场中央,就想在云朵里一样。蔚蓝的眼里,除了憔悴的程一,什么都没有。在大雾里,好像世界上除了蔚蓝和程一,别的也什么都没有。

“总是心存侥幸的故事,终是要付出代价,跟你没关系,可是我要走了。”程一讲。他抱住蔚蓝,在她耳边喃喃:

“这是最后一次抱你了。”

程一理了理蔚蓝的头发,看着她,露出了酒窝,“你啊,不能总跟我在一块,还是要找男朋友的啊,所以,”程一推了蔚蓝一把,“你还是走吧。”

蔚蓝不走,定定地看着程一。

“不准哭啊,快走吧。”程一还在努力露出酒窝。

“你不走我走了啊。”程一转过身,朝离开操场的方向走。

蔚蓝依然定定地看着程一,看着他离开。在程一快要消失在大雾里的时候,她突然追了上去。

可是在快要追上程一的时候,蔚蓝停下了。

“你已经要走了,那我即使追上你,拉住你,也留不下你了。”

于是蔚蓝任由程一的背影消失在雾里。


两个小时,一包烟,程一走完了所有和蔚蓝一起走过的地方。

想蔚蓝的时候,程一便去和蔚蓝一起去过的篮球场打球。

感情啊,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我喜欢你,可我能做的,也只能是喜欢你。我最终还是与你相忘于江湖,互相怀念,彼此在深夜哭泣。

你说缘来到此,我很满足。

我说感谢你出现,赠我空欢喜。

快晚安吧,你睡了吗。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