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用谎言说爱你(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文:浪小妞   图:网络


01

 

张柏翼和柳宜走在一起这件事,似乎有点命中注定的味道在里面。

 

至少在他张柏翼看来是这样。

 

一具疼痛不堪的躯体,有多渴望一个温暖拥抱,没人比他更清楚。

 

无疑在张柏翼眼里,柳宜就是从那微光处伸出的双手,那是无间深渊里他所能看到的唯一希望。

 

溺水者眼前浮过了一根稻草。

 

张柏翼选择了死死抓住。

 

那天在咖啡馆,张柏翼主动要了柳宜的联系方式,没过两天,就以‘报答对方拾金不昧’为借口,把人约出来吃饭了。

 

吃饭的地点在一家颇为高档的西餐厅。

 

张柏翼就穿着身上的西装从容赴约。


他的日常着装已经足够匹配那家餐厅的档次,这是他做为一个熟客的自觉与自知。

 

从小的绅士风度让他提前了大概半个小时到达预定餐厅的指定位置。

 

而十五分钟之后,柳宜推门而进。

 

精致的低调礼服款长裙,不仅适宜,更重要的是,很美。

 

张柏翼主动起身到对面帮柳宜拉开了椅子。

 

柳宜把手略微上移放到小腹前,身体稍稍前倾出一个很优雅的弧度。

 

标准的致谢礼。

 

一举一动都是和绅士最搭配的淑女风范。

 

西餐的进食礼仪向来精细到繁杂,讲究到苛刻。

 

而偏偏面前的柳宜,从餐前准备到侍应生上菜时的致谢,再从餐前酒的品味到牛排的切取。

 

精雕细琢般的严丝合缝,完美到无可挑剔。

 

张柏翼回想之前在咖啡厅里,对方和自己阐述捡钱包过程时的大气与开朗,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个微笑。

 

能把粗犷的可爱,和端庄的典雅,有机结合地如此融会贯通,甚至到一种浑然天成境地的,张柏翼有生之年只遇到过两个这样的姑娘。

 

一个是已经远在大洋彼岸的前女友林芊。

 

而另一个,就是眼前的柳宜。

 

02

 

第一次的西餐之约结束的时候,正值华灯初上。


既然天已经黑了,张柏翼便理所当然地提出要送柳宜回家,柳宜也从善如流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从进餐过程到送柳宜回家的车程中,两人一直相谈甚欢。

 

柳宜在聊天过程中占据着话题的主导地位,不仅表现出了不俗的谈吐,甚至一直在十分自然地‘引经据典’,充分地展示着自己的博学。

 

一路下来,张柏翼对她的印象,就初步定位在了一位,有思想,有内涵,且不失活泼开朗的美丽女性上。

 

拥有林芊的一切优点,在这些优点之下,那张有几分肖似林芊的面容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在张柏翼开着自己的奔驰停在林芊所住的高档小区门口的时候。

 

主驾上的男人主动开启了交友环节,伸出右手对副驾位上的女士说道:“我叫张柏翼你已经知道了,除此之外,和朋友一起开了家小公司做点小生意。再次感谢你‘拾金不昧’的行为,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柳宜也丝毫不惧他这突如其来郑重,坦然地伸出手回握:“嗯,我的名字你也知道我就不重复了,我在文化传播公司里当编辑,嗯,算是白领吧。平时爱好也比较广泛。至于成为朋友,难道我们不一早就是了吗?”

 

说完,还狡黠一笑说:“毕竟,除了交换了微信。你现在可是连我住哪都知道了,兄弟。”

 

柳宜下了车,缓缓往小区的大门走去。


张柏翼的车还停在原地,距离大门口略微还有一段距离。

 

原本应该送到大门口才能更好地确保女士的安全,但是刚才柳宜执意在这下车,说是不想让同小区的邻居们产生什么不好的误会。

 

原来优雅和大气共存之下,还有这么体贴入微的细致。

 

大约是和这么一位女士共进晚餐并建立友谊实在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张柏翼心情颇好地驱车回了家。

 

这也是这半年来的第一晚,他没有再梦到林芊,没有在心痛与难过中醒来。

 

又一周过后的周末,柳宜以‘回敬那顿西餐’为理由,请张柏翼共同去看了一场舞台剧。


03

 

自此,你来我往,张柏翼和柳宜一起去看了数场舞台剧、音乐剧、音乐会、电影、艺术展...

 

这期间还附赠穿插了无数次的共进晚餐和张柏翼的开车接送。

 

直到三个月之后的一天,一起看完了一场爱情文艺电影之后。

 

漫步在因天气寒冷而行人稀疏的步行街头。

 

张柏翼和柳宜的手靠得很近,很近...似乎下一秒,就会有其中一只牵起另一只的画面出现。

 

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穿着单薄、骨瘦如柴的小女孩,捧着一大把单株玫瑰出现在了他们俩的面前。

 

“哥哥,请买一枝玫瑰花给姐姐吧。祝哥哥姐姐永远甜蜜。”

 

小姑娘睁着那双因身躯实在瘦小而显得过分大的眼睛,里面满是期待与祈求。

 

生活不易,人生多艰。


步行街上酒吧林立,里面多少人一掷千金,而街面上,又有多少老弱妇孺为了一元两元而在寒风中忍饥受冻。

 

正在张柏翼准备掏钱买下一枝的时候。

 

旁边的柳宜做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举动。

 

“你帮姐姐问一下姐姐身旁的这位哥哥,问他愿不愿意当姐姐的男朋友。你再告诉他,如果他愿意,姐姐就把所有玫瑰花都买给他。”

 

张柏翼已经完全被柳宜的不按常理出牌给震住了,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小姑娘真的一脸纯真地按着柳宜的话,对自己复述了一遍。

 

还自己加了句:“哥哥你就答应了吧,姐姐这么美,还给你买这么多花,你就答应了吧。”

 

最终的结局,是张柏翼抱着一大束玫瑰在风中凌乱,而柳宜在一旁笑得很夸张。

 

张柏翼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别人送花,还是这么一大束,还是以这么一种近乎玄妙的方式。

 

心里洋溢着一股甜酸混杂的暖流,连张柏翼都不能忽视,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应该和爱情有关。

 

可嘴上还是要嘴硬:“怎么能让你出钱给我买花呢。”

 

柳宜却翻了个白眼,说道:“怎么的,你还直男癌怎么的,女的就不能给男的送花?”

 

张柏翼刚要就‘直男癌’辩解两句的时候,柳宜却似随意又似认真地说:“收了我的花,你就是我的人了,知道不?再说那小姑娘...唉,还是让她早点回家去吧。”

 

寒风中柳宜的侧脸让张柏翼下定了一个决心。

 

他牵起了柳宜的手,说:“不对,应该是,牵了手,你就是我的人了。”

 

和柳宜相遇的第三个月,曾与他至死不渝的林芊离开的第九个月,张柏翼迎来了新生。

 

自此自然是开启了一段热恋的浓情蜜意不提。

 

可是,渐渐的,张柏翼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04

 

张柏翼又到他曾经丢失钱包的写字楼去谈生意,想到自己的女朋友柳宜正好在这附近上班,便在来之前去西点坊买了一些精致且昂贵的西点,准备在生意谈好之后给柳宜送去。

 

结果柳宜却在微信说自己不方便出来,只是让张柏翼在底层的地下车库,等着她请的一位有空的同事下来帮她取走。

 

这也没什么,可柳宜嘴里的这位同事,竟然是一位穿着低俗,面容猥琐的中年男人。

 

张柏翼觉得有点怪,却还是把点心交到了对方的手上。

 

过了两天,居然有一位年长的女士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自称是柳宜的母亲,想跟自己见面。

 

张柏翼作为人家女儿的男朋友,自然是热情赴约。

 

哪曾想,那位‘柳妈妈’居然旁敲侧击地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且家里有了点急缺钱的困难,但不想给独立、自强的柳宜添麻烦,便问张柏翼方不方便先‘借’一点。

 

那女士一张口就要两万,张柏翼思虑过后,还是给了。

 

之后在约会的时候,他以询问事情后续发展为切入点,跟柳宜说起这件事。

 

没想到柳宜却哭了起来,讲出了自己相当坎坷的童年。


父母离异,自己几经辗转、艰难求生,可长大之后,父母看到她自己出息了之后,便回来索取。

 

柳宜还说,一定会把这两万块钱还给张柏翼。

 

后来有一天,柳宜真的带了两万块钱来了,可是张柏翼注意到,柳宜的脸是肿的,用了很厚的化妆品都没有盖住,张柏翼问她怎么回事,柳宜只推脱说是自己不小心碰伤了。

 

后来,事情便越来越不对劲。

 

越来越多的柳宜的亲戚,打着柳宜的名义,来找自己‘借钱’。


尽管柳宜交代自己千万不要给,但张柏翼还是怎么想都觉得怎么不对劲。

 

难道自己善良、美丽的女朋友,真的有一群索取无度的吸血鬼亲戚?

 

可是柳宜自己一直住高档小区,穿戴品牌限量,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没想到,更离谱的事情,还在后面。

 

张柏翼和柳宜在电影院排队买票,结果有一个小朋友因为跟同伴玩闹追打,不小心把自己的可乐洒在了张柏翼的裤腿上。

 

柳宜一把将那小孩推倒在地,并疾言厉色地呵斥对方不长眼。

 

张柏翼心里很不舒服,一个年幼无知孩童的无心之失,向来大度、有涵养的柳宜,竟然反应如此之大。

 

后来,在一次聊天之中,因为话题牵引,张柏翼主动说起了一本外国名著。


柳宜竟然丝毫接不上话,而可怕就可怕在,那本外国名著并不生僻,甚至在中学生的必读书目中。

 

张柏翼常年的商业头脑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试着去调查一些事。

 

反馈过来的结果,让他非常震惊。

 

05

 

“柏翼,你说我们这栋写字楼的24楼?祈悦文化传播公司,两年前就撤走了啊。”


这是柳宜所在的写字楼里,张柏翼多年的合作对象说的话。

 

而柳宜居住的小区物业保安说:“抱歉先生,我们这个小区的业主里,完全没有你说的这位女士,借住也不可能,我们进出都有严格的身份核实。”

 

就在张柏翼怒不可遏地想找柳宜对质的时候,柳宜给他发了一封邮件,接着拉黑了一切联系方式,消失于茫茫人海。

 

邮件里,柳宜说...

 

“柏翼,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不是什么高知白领,我只是一个肮脏的地痞流氓。甚至,我从来没有捡到过你的钱包。不对,你的钱包根本就不是掉的,而是我们这个团伙的人偷的。”

 

“这个团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形容,我在这个团伙里长大,从小学的是坑蒙拐骗的伎俩。团伙里的头头‘六叔’,看到你钱包里的照片,然后根据你发布的寻物启事知道了你的身份和背景。便挑中了和你前女友长相相似的我,前去‘勾引’你。”

 

“你遇到的我的‘同事’、‘家人’…全是团伙里的人,包括那天,卖花的那个小姑娘,她的出现和台词,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我的穿着、谈吐,包括第一次吃西餐的礼仪,都是临时租借或者事先背诵、练习好的。”

 

“这个骗局里唯一的变数,便是我对你的感情。我爱上了你,不愿意配合团伙骗你的钱,一直受到了很严厉的惩罚...”

 

“可是啊,我又没有告诉你的勇气。想着能跟你在一起,哪怕多一天,都是好的。幸好,幸好,你自己发现了一切。”

 

“我这一生,说了无数谎言,唯独这句我爱你是认真的,你相信吗?算了,还是别信了吧。”


06

 

张柏翼选择了报警,犯罪团伙被一举击溃,里面却没有柳宜的身影。

 

在远方一所职业大学的图书馆里,面容清秀、穿着质朴的柳宜,正在安静地翻阅一本书。


书名,赫然就是当初张柏翼用来跟她聊天说情话的那本,只可惜当时她没有听懂。

 

‘你能知道我对你的爱情是怎么回事,那是火,是烧熔的铅,是一千把插在我心上的刀子啊!——维克多·雨果《巴黎圣母院》’

 

- 浪小妞的第135个原创故事 -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新欢与旧爱(上)

新欢与旧爱(下)

失控的母爱(上)

失控的母爱(下)

艳遇(上)

艳遇(下)

伸向孩子的那双手(上)

伸向孩子的那双手(下)

当爱情重新来过(上)

当爱情重新来过(下)

被男人吞噬的一生(上)

被男人吞噬的一生(下)

我真的不是小三(上)

我真的不是小三(下)

人妻的秘密交易(上)

人妻的秘密交易(下)

流产背后暗藏的情欲(上)

流产背后暗藏的情欲(下)

双十一后的风波(上)

双十一后的风波(下)

我不是处,但我不脏(上)

我不是处,但我不脏(下)

少女被囚禁的三十天(上)

少女被囚禁的三十天(下)

· 浪小妞 ·


一个行走江湖

放荡不羁的天蝎姑娘

写得一手好文,开得一手好车


我有故事,没有酒

扫描二维码跟我走

— 浪小妞原创发布,转载请联系授权 —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