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碳酸饮料价格联盟

可乐小姐与威士忌先生【4】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4 盛宴与葉薇杨


  车里的空气有些稀薄,笑笑弓腰蜷缩在一边,看着有些可怜,亦有些孤独。她一直在重复一件事,开机,查消息,最后都是失望而归。她在等一个人,一个对她很重要的,我不知道的存在。


  我对我的妻子小姐一无所知。这场游戏里,我们两个人都带着无数的面具,不坦诚却也意外的和谐。


  她刚刚在家里休克,醒来后第一件事是翻手机,找一个根本不可能及时帮助她的人,让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是个热情的女孩,可退下掩装却像一只刺猬,无时无刻捍卫着自己的疆土。


  可我也有些心疼她,她似乎活在无数的条框里,压抑了思想和行动,把自己放在一个矛盾的位置。谁都可以在她心上走一趟,但也仅此而已。


  “笑笑,我们聊聊天吧?我尽量不把情绪带进话里。她坐直,目光聚焦在我身上。


  “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她的回答像是下意识的肌肉记忆。


  “你在找人?


  笑笑挑了挑眉,脸上的笑有点像挑衅——希望是我多虑了:我的主治医生。一个极其不靠谱的女人。她笑出了声。


  “刚才怎么会晕倒呢?身体是不是——”


  她查明了我话里的意图,直接切断我的话:阿萧,我有神经病。


  我被吓到了。她得逞的笑了起来:间歇性神经质焦虑症。这是我的病。


  我突然觉得脑子有些发麻,却也暗叹一口气:我多心了,焦虑症没关系的。她的眼里透露着疑惑,我继续解释:很多艺人,包括我,其实多多少少都会有抑郁症和焦虑症,所以笑笑,没关系的。你要这样想,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比你更有病呢!


  她终于笑了起来,眼眉弯弯的:阿萧,我喜欢你。语气很温和。看来她的情绪恢复了。


  “我也是。我握住了她的手,给她力量,老唐也是,大家都很喜欢你。


  车缓缓减速,我把流程快速的跟笑笑说一遍,其实无非是让她别太紧张,今天所有的问题由我来回,她只负责笑。


  进了会场,格外的冷。我单手搂着她,迎面闪过无数刺眼的光。今晚比以往更加激烈,我突然有些后悔把笑笑公布出来。讽刺的是,我们的婚姻,其实就是为了今晚的这场空前奢宴。

 

  一场赌上笑笑的未来以保全我和唐川的博弈。在这一刻,我们都自私到极致。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从今往后,李笑这个名字将永远贴上白萧妻子的标签,哪怕最后我们真的结束了关系,她也逃不开我的魔咒。


  自今夜之后,她会被人肉,攻击,哪怕只是简单的出个门都会被人追拍。在她将踏入发布会的那一刻起,她不再是李笑,而是真正的——全民公敌。


  我总有保护不了她的时候,而那时,她将独自面对这些血雨腥风。


  “笑笑,出席前,我问了她一个问题,你会恨我吗?


  那时她没有立刻答我,只是看着我,唇边有笑,眼里却是平静的:阿萧,我的背后空无一人。所以,我没有牵挂。


  她拉着我的手,先我一步踏入了这个修罗场,坐在了主座。就像是为我斩开荆棘的矛盾。


  我看着她的背影和笑容,消瘦得体,毫无胆怯。她的眼里包罗万象,目光扫视过场下所有的举动,缓和却充满力量。只是那微微的一瞬间,她征服了这个名利场。


  闪光灯跳跃不停,无数尖锐,刻薄的问题从他人嘴中甩了过来。我做答时,笑笑的目光投向我,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心无端的平静下来,那些问题,似乎也没有那么刺耳了。


  可总有那么一两个意外。


  “李小姐,请问你怎么看待白萧和唐川之间的事情呢?


  这是全场唯一一个针对笑笑的问题。那一瞬,我的心里被腾空了一块。


  全场的焦点聚集在笑笑身上,她平缓的看着那个记者的脸,唇角扬成月牙:唐老师和阿萧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唐老师是阿萧的良师益友,能认识他,阿萧很高兴。


  不过两句话的功夫,便把准备造谣的记者给堵死了。


  “李小姐,请问这次你和白萧突然宣布结婚,有没有考虑过粉丝的感受?


  全场略微停滞了一下,随之是更严重的躁动。我想把这个问题引过来,却被笑笑摊开手掌,在手心写下了几个字:总会来的。


  如她所言,逃避只是一时的,只要她在,这个问题将如影随形。

  她沉默了一会,抬眸缓笑:我只是阿萧人生中的一个小部分,他的人生,是属于无数人的。比如,他爱的粉丝,他尊重的你们,他塑造的角色……他属于爱他的每一个人。他不会变的,变的只是,你们通过他,认识了一个叫李笑的人。


  在那番话出口时,我知道,笑笑赢了。赢了记者,也赢得了民心。其实,她不需要我,照样活得很精彩。想到这,我的心里无端有些失落。


  发布会如期结束,我几乎可以预料到,明天,她的脸,她说过的话,将传遍整个大江南北。她坐在我身边,闭眼休息,我给她盖上毯子,督促司机慢点开车。


  手机的提示声突然打碎的此刻的平静——是笑笑的。


  她急忙打开手机,点开一条录音:李笑,我就是来检查一下,看看你死透了没。很爽朗的女音,却有些陌生。


  笑笑把嘴撅起,眼睛往屏幕上瞪,看上去很有趣:葉薇杨,你混蛋!刚刚发布会上的镇定自如消失一空,反之充满了生气。


  电话被打来,屏幕上显示着:Leah Young,笑笑接起,看着我,开了免提,用嘴型对我说了一句话:她说话很有意思,你注意听。


  我洗耳恭听。


  “——”葉薇杨把尾音拉得很长,发布会开完啦?


  “非常顺利——那群人都被我惊天地,泣鬼神的美貌给折服了!笑笑伸了个懒腰,开始信口开河,特意加重了惊天地,泣鬼神这六个字。


  我强忍笑意点了点头,身体却在大幅度的抖动。


  笑笑靠在我身上,懒散的睡着。我帮她举着手机,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把手机打掉了,惊叫连连:妈呀!我那可怜又倒霉的手机啊……”


  笑笑放肆大笑,那头的葉薇杨透过电话朝她吼:李笑,要不是看在我跟你外公两盘烤肉的生死交情,我一定不管你!

  

  笑笑更放肆了。


  那边的电话似乎被突然切断,有可能是手机死机了。笑笑抬眸,转了个身,枕在我怀里:她说话很有意思,总是喜欢用夸张句。你听她说话,准能笑出来!她看着似乎对这番通话意犹未尽。


  “跟我讲讲葉薇杨吧。我看着她瞳孔,折射出微弱的光。这样的对话,像极了当时她问我老唐和我的往事。


  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来:葉薇杨啊,是一个极其不靠谱的医生。笑笑模仿着我当时的语调,对上我的眼,相视一笑:可她也算得上是最懂我的人。


  “她和我外公很早就认识了,有一年她来店里吃烤肉,外公突发心肌梗塞,被她撞见了,无意间救了外公一名。那是我第一次见她,也是她唯一一次正经的时候。


  “后来,她和我们因此结缘,好处是以后她来店里吃饭不用付钱。但那时她来得少,真正交上她这个朋友是我考大学那年,复习的太狠了,导致休克,送到医院抢救。


  我的眉头下意识皱了皱,笑笑把弄着自己的头发,继续:她是我的主治医生。后来治好以后留院观察那几天,她有空就过来蹭吃的,顺便怼我。于是我们的感情升温,具体表现在那几天她把我的饭全吃光了,胖了三斤。


  我笑了起来,她躺平,闭眼:后来我外公死了,临死前把我托付给她,让她照顾照顾我。她答应了,现在算是我半个监护人。


  “对了,她也喜欢唐川。反正她和我外公见面时总会聊起唐川。她还说过万一哪天唐川也休克了,她绝对免费救他。笑笑意味不明的冲我笑,虽说她人不靠谱,但医术不是开玩笑的。阿萧,恭喜你,又多了一个情敌。


  我花了三秒才明白她在指什么,伸手掐了掐她的脸,把手机放回她的包里:又在胡说八道。


  她没再闹了,留我一个人湮没在深夜里叹息。笑笑的存在模糊了我对感情的认知,我演过很多角色,却唯独忘了怎么去演自己。老唐,笑笑,这些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到头来要是一个也抓不到,就太可悲了。


  窗外有雨,夜微凉。


  嗯,我回来了。今天也是喜欢千玺小哥哥的一天(。 ́︿ ̀。) 嗯嗯……又准备走了(^_^) 16/6/2018,不见不散?


举报 | 1楼 回复